_月沙网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人物] 青年箜篌演奏家王雪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王雪,中央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也是中央音乐学院首位箜篌专业硕士研究生,现任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管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箜篌研究会副秘书长。作为世界首席箜篌演奏家崔君芝老师的学生,王雪即将迎来她中央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的汇报演出(2016年5月18日下午2点10分)。此次汇报演出,是我国首届箜篌专业硕士生的毕业汇报演出,也是王雪多年来在箜篌演奏上刻苦学习、努力付出的一次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示与汇报。怀着对箜篌专业的好奇与欣赏,我们记者对王雪进行了一次邀约采访。

    记:王雪您好,很荣幸您能接受我们的专访。我们都知道,您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的毕业生,特别是您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位箜篌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我想知道是什么契机让您走上了学习箜篌的艺术道路上的呢?
    王:我最开始学习的是古筝。从六岁起开始师从梁毅夫老师学习音乐和古筝演奏,进入武汉音乐学院附小,后又在十二岁那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这期间一直进行主修古筝辅修箜篌的学习和深造,同时也参与了许多比赛和演出。从小学习古筝让我积累了在弦乐方面的理论与弹奏经验,箜篌与古筝都属于弦乐,其实音乐之间都是相通的,这就是为什么会乐器演奏的音乐家很多都会不止一种乐器的演奏。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十五岁那年的机缘巧合,让我有幸认识中国现代箜篌演奏创始人崔君芝教授,在与老师的接触中,我开始渐渐认识箜篌这种失传已久的古代乐器,开始喜欢上箜篌,最后深深的着迷于箜篌,我至今还要感谢我的老师崔君芝教授,是她带我来到箜篌的世界。

    记:您作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管弦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和中国音乐家协会箜篌研究会副秘书长,能给我们讲讲箜篌与竖琴的区别吗?您是怎样理解箜篌的?因为从我们一般人的眼中,好像不太好区分这两种乐器的外观,只是觉得当它被弹奏的时候它和弹奏者在一起时的画面是非常美、非常优雅的。
    王:箜篌是中国汉族十分古老的弹弦乐器。最初称“坎侯”或“空侯”,在古代有卧箜篌、竖箜篌、凤首箜篌三种形制。可惜从十四世纪后期不再流行,以致慢慢消失在中国古代乐器中,我们只能在以前的壁画和浮雕上看到一些箜篌的图样。在古代,箜篌除宫廷雅乐使用外,在民间也广泛流传。我们现在所弹的是经过改良的现代箜篌,现常用于独奏、重奏和为歌舞伴奏,并在大型民族管弦乐队中应用。
    竖琴,是一种大型弹弦乐器。竖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拨弦乐器之一,起源于古波斯,也就是现在的伊朗。早期的竖琴只具有按自然音阶排列的弦,所奏调性有限。现代竖琴是由法国钢琴制造家S·埃拉尔于1810年设计出来的,有四十七条不同长度的弦,七个踏板可改变弦音的高低,能奏出所有的调性。

    外形上,现代箜篌是双排弦,竖琴是单排弦;现代箜篌有琴码,而竖琴没有。其实箜篌和竖琴各有特色,箜篌既然是中国的古代乐器,它的外型在琴柱上有凤回首,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符号。箜篌历史悠久、源远流长,音域宽广、音色柔美清澈,表现力很强。
    记:您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时,做过个人专场的箜篌演奏音乐会,听说音乐会当时受到了业界的广泛好评,相当成功。
    王:是的,音乐会办的很成功,这要得益于我的学校中央音乐学院对我的鼎立支持和在我的演奏事业上不断孜孜不倦指导我的老师们,是他们的用心良苦和精心点拨才使我有了今天的成绩。我的收获和他们是分不开的。这次音乐会可以说是我二十多年来对箜篌情结、感悟与尝试的汇报式演出。

    记:您的演奏以技术全面著称,既可气势如虹,又可细腻如丝,听说您特别擅长演奏大型音乐会作品。您在之前的音乐会上演奏的曲目无论在题材、内容和技巧上也都呈现了传统与现代的多元素,在您的上次演出上呈现了诸如《清明上河图》、《湘妃竹》、《地·火》、《蝶舞》、《草原英雄小姐妹》等深具中国气质的作品。您在这些曲目中有没有您自己最钟意的曲子?能列举一个简单讲讲吗?
    王:这些曲子都很有灵性与气质,如果问我最喜欢的一个真的很难挑选,太难选了!艺术上的创作本就是一个升华的过程,每一件作品都值得让人尊敬并值得深深去体会创作者在创作时想要表达的意境。也许你与创作者在曲子的理解上会有稍许的不同,但这正是艺术的奇妙之处呀。不同的理解会创造出属于个人的特色。我的演奏曲目里特意选择了许多带有中国传统气质的曲子,目的也是希望将箜篌这种历史悠久琴声优美的乐器发扬传承下去,使大家对中国民族音乐的文化发展有独特而深刻的理解。
    记:您对这一次的汇报演出又会做哪些呈现呢?
    王:这次没有弹一些现代或者很学院派的作品,想以旋律性最强,最动听的乐曲展现给大家,其中有中国传统的和西洋古典风格的乐曲。比如《二泉映月》、《思凡》、《月夜(西洋)》和《孔雀东南飞》。
    记:听上去很期待啊,预祝您这次汇报演出圆满成功!
    王:谢谢
    记:随着这次汇报演出的举行也意味着您硕士阶段的学习即将结束,许多在艺术道路上的追求者有时会面临两种选择,要么继续一个人的潜心修行要么转入教学育人,您作为箜篌专业的毕业生会对这两种选择怎么看待呢?
    王:首先,这两种选择我都认可,因为他们看似不一样,但其实都是修行。如果第一种是一个人在艺术道路上的上下而求索,那第二种又何尝不是一种实践中的取精用宏呢?我认为教学和修行其实是不冲突的,相反,我觉得教育学生是艺术道路上一种双修的人生经历,教别人弹箜篌的过程也是自己重新学习的过程。以前我学习的时候可能是一个单一的平面的学习过程,本身那时候自己是学生,对各方面的把握还不够全面,是一种不断探索、实践的过程,对箜篌也是经历了从模糊到慢慢清晰再到熟练的过程。然而教学就像你在修行达到一个平台期时,把所学逐渐梳理而后整理,然跟随着教学又慢慢展开,开始摸索着去探索另一个新起点新高度。所以说,我认为两种都是不间断的修行,只是修行的方式不一样。
王雪.jpg (25.53 KB, 下载次数: 317)
王雪.jpg
沙发
葭葭 发表于 2016-8-26 15:34:20 | 只看该作者
这种乐器好学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齐乐娱乐